颅脑外伤致新生儿脑出血轻度脑瘫,医方被判80%责任

作者:王雪律师  发布时间:2020-07-16 09:45:02 点击数:
分享到 65.6K

【案件的研究与启示】

        本案新生儿到底是怎样发生的颅脑外伤、大量脑出血和锁骨骨折,即便是二审结束,案件也没有审理出外伤的在原因。《出生记录》记载新生儿一切正常,却被紧急送往儿科,第五天查CT显示大量脑出血(出血面积占脑CT横切面积四分之一),患儿紧急被转往其它医院,转入其它医院后又发现患儿还有同侧锁骨骨折。诉讼中又发生医方所写的转院病情介绍中,有针对头枕部皮下血肿的冰敷治疗内容。

        因此原告主张本案患儿出生后发生了颅脑外伤,医方未尽到公共场的安全保障义务,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经鉴定认定医方医疗行为存在过错,过错责任程度在同等责任范围。

        最终一审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医院承担80%赔偿责任,总计赔偿近20万元人民币(不含伤残赔偿金,因为孩子太小无暂不适合作伤残鉴定)。

        本案的教训在于:《分娩记录》中记载新生婴儿出生时一切正常,甚至连产瘤都没有,所以新生儿的脑出血及锁骨骨折不可能是产时发生的。产后医方却不将新生儿交由家长喂养管理,而是直接送往儿科重症监护。期间患方没有经手管理监护患儿,发生上述损伤后医方百口莫辩,只能推说患儿脑出血是自发性出血,但锁骨骨折不可能是自发的,最终经鉴定认定不属于自发性脑出血,属于外伤所致。但是怎样形成的外伤,民事审判中根本查不清楚。


【案情简介】

  原告:李某某等

  代理律师:本团队刘尚发律师

  被告:兰州市妇幼保健院

  鉴定结果:甘肃集天司法鉴定所鉴定为主要责任

  判决结果:被告医院承担80%赔偿责任,赔偿近20万元。医方不服上诉到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,二审维持原判。



         产妇2015年8月17日被诊断为早孕,预测预产期为2016年5月24日。产前多次在被告医院进行产前检查,检查结果全部正常。

         依据医方提供的病历记载,2016年5月25日晨6时,孕产妇开始出现“腹阵痛”,上午10时50分住入医院待产。入院时内诊宫颈管已经消失70%,宫口容纳一指。入院当天7时早餐前半小时空腹血糖为6.3mmol/L。产科病历中并无入院当天及入院后产妇破水、流液的记录。入院时医方诊断为“40+1周、先兆临产。”虽然孕产妇产前所有检查未显示存在妊娠期糖尿病、虽然入院当天早餐前空腹和血糖正常,但当天10时50分入院时,医方仍然诊断其为“妊娠期糖尿病”。

         从5月25日10时50分入院到26日13时之间的26小时时间内,医方未给予孕产妇特殊处理。26日13时开始,医方给予孕产妇实施人工破膜,13时40分为孕产妇实施催产素引产,15时开始实施无痛分娩麻醉。

         5月26日22时16分,孕产妇经阴道娩出一男婴,体重3600克,娩出后1分钟,医方给予阿氏评分9分。虽然产科关于新生儿的所有记录都正常,医方却告知新生儿家长患儿可能有“肺部感染 .依据新生儿住院病历记载:5月26日22时16分原告出生后立即住入被告新生儿科,住院病历还记载:(原告)母亲有妊娠期糖尿病,胎膜早破37小时,故以糖尿病母亲婴儿、新生儿感染收住院治疗。

        5月30日,原告母亲分娩后出院,出院时医方告知新生儿心肌酶偏高,需要继续住院;5月30日奶奶要求探视,被医方告知新生儿“颅内高压”,建议购买自费药物;5月31日在医方的要求下,原告奶奶外购5支“神经节甘脂钠”交给某医生。

        6月2日家长要求探视,医方第一次准予探视,医方告知患儿“目前病情平稳”。

        6月4日,因医方告知病情稳定,患方要求出院,但医方告知说因注射了甘露醇,需要再观察12小时,因此当日未能出院。6月5日上午,医方突然打电话告知患儿抽搐,有危险,需要作头部CT。该CT检查显示患儿发生了脑出血。

        6月5日,医方下达《病危通知书》,诊断患儿患有“HIE、颅内出血、急性脑梗塞”。但该告书不但无医生签字,也无家长签字。

        6月7日,原告由被告医院出院,该医院给予的出院诊断是:“右侧枕颞叶脑出血、新生儿多脏器功能损害、新生儿感染(宫内)”。


上一篇:膈疝修补术致患者小肠全部切除并致一级伤残,医院被判90%责任首笔赔偿407万 下一篇: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!